top of page

罪惡溫床三不管 部門卸責奈若何

香港哪一條村毋須付租金便可入住?香港哪一條村的治安及環境衞生是最差?如果你住在九龍西及元朗區一帶,心中肯定有相同的答案「南亞村」。建成「南亞村」的,正是我們的無能特區政府。二○一四年南亞人士在港犯罪的被捕數字為六百六十五人,截至去年數字增加一千五百四十二人,短短三年間上升了兩倍半,我亦曾多次在區議會及《東方日報》高呼「南亞假難民犯罪無法無天」,惟政府一直視而不見。

現時深水埗通州街及油尖旺渡船街的天橋底,以及元朗區洪水橋一帶皆被南亞幫佔地為王,搭屋自住,嚴重影響區內治安及環境衞生。筆者所在的旺角,單幢式的三無大廈由於欠缺保安措施,往往是南亞人士鬧市的黑點,不少大廈街坊向我投訴,指每晚這班南亞幫聚集在大廈天台吸毒、嘈吵、令他們深夜難眠;有街坊則擔心女兒夜歸安全,寧願在街口或大廈門口等女兒回家。

筆者曾經接觸區內南亞人士,發現部分人只是手持「行街紙」,這班假難民當中有人承認為了一千元港幣而參與淋紅油及運毒等罪行。事實上,由於南亞人士好勇鬥狠,收費低廉,往往被黑幫利用作打手、四處犯案,警方必須制訂一套「打擊南亞人士在港犯罪」方案,以減輕市民憂慮。

南亞幫在渡船街橋底搭建的木板屋,因隨處便溺而臭氣熏天,附近更有不少被遺棄的床褥及舊家具堆積,一旦失火,後果不堪設想!「南亞村」規模愈來愈大,原因是政府部門互相卸責卸膊,以油尖旺為例,區議會曾討論清拆南亞木板屋,但屋宇署指木板屋未見即時危險拒絕接手,地政總署則只是派人上門派告示,食環署竟協助清潔衞生,而筆者曾經和民政事務處官員一齊和南亞幫派的「長老」會面,但根本沒成果。

政府部門權責分明,例如地政總署應執法收回土地,協助橋底佔用人搬離是社會福利署的工作,但部門就「少做少錯」,結果在政府縱容下,假難民更加有恃無恐,搞到香港烏煙瘴氣。「南亞村」規模不斷增加,政府必須果斷設立「禁閉營」,以集中管理假難民,否則「南亞村」很快成為全港天橋底的「特色」風光。

油尖旺撲滅罪行委員會委員 許德亮議員

0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