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政府自製土地問題 800公頃短租無長遠用途 停車場霸黃金地段

「土地問題」四個字,就似魔咒一樣纏擾港人一生。不過,到底是政府完全無地可用,抑或有地不用,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有其看法。他自2006年起,一直居於油麻地旺角一帶,但區內一個露天公眾收費停車場,卻令他反感,「呢啲短期租約公眾停車場好似好大需求,但其實政府可以重新做需求管理,釋放土地資源。」 短租土地政策對一般公眾而言極為陌生,但卻與市民息息相關,過去因短租而引起的風波亦是繁多,例子如橫洲爭議及傑志足球訓練場事件等,都是短租政策下的產物。陳劍青亦批評,短租地的露天停車場愈來愈多,亦反映政府土地政策欠缺長遠目光,浪費珍貴的土地資源。

特首梁振英上任以來,經常將「土地問題」掛口邊,但對陳劍青而言,政府的短租政策,才是真正的土地問題。

據地政總署統計,全港合共有超過800公頃以短期租約批出的土地,相等於42個維園的面積,當中涉及5,000多份租約,包括公開招標及直接批出兩種,土地就此散落全港各處,當中包括市民常見的露天公眾停車場。

在繁囂的油麻地上海街、豉油街交界,有一個佔地約0.0611公頃(即約6,577平方呎)的公眾收費車場。翻查公開招標記錄,地政總署2009年9月出租該幅地皮作為停車場。

至2013年,政府將其土地用途由「政府、機構或社區」(GIC)改劃「住宅(甲類)」,並納入在2013/14、2014/15年度的賣地表內,但種種原因下,地皮至今仍是露天公眾收費停車場。

近年吸引不少旅客的中環摩天輪,坐落於中環九號、十號碼頭前的短租空地。

區議員批車場擾民

該停車場的前身是豉油街臨時熟食市場,市場自2006年關閉後,用地發展受地區人士關注,政府多年來未有積極另覓長遠用途,令土地只能繼續作停車場。

記者曾與陳劍青巡視車場情況,當日正值假期,車場內30多個車位幾乎泊滿。但陳劍青認為,「全院滿座」不代表該處必須要繼續作為短租的露天停車場,反而政府可考慮興建多層式停車場騰出土地,善用珍貴的土地資源,又指:「呢啲短期租約公眾停車場好似好大需求,但其實政府係可以重新做需求管理,釋放土地資源。」

當區區議員許德亮批評,短租停車場出現後,上海街、豉油街以及砵蘭街附近一帶經常交通擠塞,易生意外,而車輛發出噪音也影響居民。「唔應該將咁重要嘅地方做停車場,絕對係擾民!」許稱,一直有向政府爭取在該幅土地建社區中心,但政府「遲遲唔發展」,反映短租政策只是代表政府毫無長遠規劃。

一、兩個停車場可能對土地發展微不足道,但據政府去年資料顯示,全港累計共有207份生效的短期租約用作公眾停車場,所涉土地總面積達152公頃,反映短租露天停車場佔用了不少土地資源。

記者曾視察另一個位於荔枝角的寶輪街短租露天停車場,當日車場的泊位緊絀。不過,由於該個車場鄰近美孚新邨及曼克頓山,陳劍青承認車場有存在必要,但同時點出車場未地盡其用,認為可以多層停車場的形式,提供更多車位。他又指,社區設施、墟市及臨時房屋等,亦是善用短租地的可取選項。

唔應該將咁重要嘅地方做停車場,絕對係擾民!油尖旺區區議員許德亮

兩成短租地用作停車場

除了停車場外,不少短租地用途都與市民息息相關,諸如中環龍和道海濱、九號和十號碼頭附近的摩天輪、沙田石門賽馬會傑志中心,以及橫洲棕地內本來被霸佔、後獲地政總署「規範化」的官地,均以短租形式批出。當中橫洲及傑志事件,分別引起社會上的爭議,令公眾關注短租地用途。

根據政府數據,2015年有1,000份短期租約與鐵路工程、公共房屋工程及停車場等有關,佔短租地總面積六成,當中約兩成是露天停車場,另約1,500份租約涉及存放貨物、回收及循環再造及工場/船廠等用途,涉地約一成,餘下各種用途,包括電力支站、巴士廠、花園及苗圃等。

陳劍青認為,曼克頓山及美孚新邨居民有泊車需要,因此寶輪街停車場有存在必要,但認為可改建成多層式停車場,善用土地。

資料透明度低 4,800份短租公眾無法得悉

不過,公眾若想知道全港短租地的具體使用情況,卻是非常困難。政府批出短期租約,一般採取公開招標及直接批出兩種方法。截至2016年3月中,前者涉及的短期租約數目僅500宗,佔約200公頃地;後者卻多達4,800宗,涉約600公頃地。

陳劍青認為,雖然地政總署將公開招標的結果上載至網站,但政府直接批出租約遠多於公開招標,亦不會公開資料。事實上,若市民需要獲取有關公開招標以外的土地資料,便需要向地政總署購買地段索引圖,陳劍青批評,這些資料本應為公開資料,但政府卻要求收費,變相令市民無法了解大量短租地的使用情況,認為資料的透明度低。

記者曾於12月中詢問地政總署有關短租地的詳情,包括最新面積總數、短租停車場的個案數目及佔地面積等,但等候半個月至截稿前仍未有回覆。

短租政策為「高地價政策產物」

陳劍青又指,政府主張高地價政策,令不少短租地只能作停車場等用途:「短租政策其實係一種『高地價政策產物』,因為政府要限制土地供應,每年只賣部分地,令土地值錢。而剩餘嘅土地資源,就要租去作為唔影響租值嘅土地用途。」

陳劍青表示,停車場此類用途,與附近的土地用途無關痛癢,不影響土地租值,正正反映政府土地政策的思維。

規劃師吳永輝稱市區的確存在泊位不足問題,但政府批出的租約期短,又有權在3個月通知期內終止租約,因此令中標者不欲投放太多資源興建多層停車場。

據記者觀察,不少租約均先定1年,其後按季續租,吳永輝指租期應約為5年,才令中標者願斥資建多層式停車場。「外國有10層停車場,但香港嗰啲擺得幾十架車。」他認為,由於風險較低、管理容易,目前的中標者傾向在「爛地」上經營。此外,政府應考慮改劃部分短租土地,長遠建多層停車場大廈,解決泊位問題。

0 次查看0 則留言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